一个编辑眼中的作家成长史,还原文学生产过程

www.ii918.com

2018-10-27

  程永新和格非(左)在华东师范大学  最早的发现与遗留至今的原则  在马原看来,程永新做《一个人的文学史》一点都不叫他意外,“永新一直有大的文学史观,是他编了中国第一本完全是先锋意义的《中国新潮小说选》。 在当时的文学史家、文学评论家都没有看到中国正在出现一股新的文学潮流的时候,他已经编出了《中国新潮小说选》。

”  “而在1987年,他取得李小林主编同意之后,全力组织1987年第五期《收获》,这一期变成整个中国先锋小说最重要的节点。

先锋小说的主将们都在这期刊物上露面。

大家谈到先锋小说的时候,一定不会错过1987年第五期的《收获》。 ”马原说,“从这两点就可以看出,永新不是从2007年才开始有大的文学史观,他心中早就有了。 在八十年代的时候,他已经这种眼界、胸怀、气度。

”  刚获得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散文奖的武汉作家李修文表示,自己虽没亲历那个“黄金时代”,但他于1998年认识程永新,至今也有二十年了。 “在程老师身边,我还认识了一批作家,比如阿城。 对于一个当时还没有认真打算一辈子写作的年轻人来说太灿烂了。

”  “我想这样的一个起源,至少决定了我自己身上的两种特质。

”李修文说,“第一肯定是对文学、美学的原则。

不管写不写、写到多么好,我自己对于什么是真正的文学的尺度永远不会降低。

第二,我在《收获》上发过两个长篇后陷入了非常长的沉默期。 有一次来上海开会的时候,路过《收获》的门口,内心无限伤感。

我感觉我的文学生活其实就是从这个城市才真正展开。

在漫长的个人生活和创作岁月里,就算没有写,《收获》也是我近在眼前的一个尺度,这个尺度时时刻刻在拷问着我的写作,也在拷问我们这一代作家的写作。 ”  李修文感慨,“70后”作家基本上都是看着《收获》开始写作的,都是看着马原、格非一批作家建立了中国最早的写作路径。

“无论大家怎么说‘70后’,其实‘70后’身上埋藏着一种真正的骄傲,这个骄傲来源于《收获》,来源于程老师发现的这批作家共同构建的黄金时代遗留至今的基本原则。

”。